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敬泽博客

 
 
 

日志

 
 

“标准”或信念——华语文学传媒奖文学评论家奖…  

2006-01-02 00:20:00|  分类: 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批评家,面对公众时,有一个问题总是会被问到,有时这个问题开宗明义就会提出来,有时它没提出来,我就会提心吊胆地等着,结果是图穷匕见,那个问题终于来了,记者和读者,他们问,你的标准是什么?

我对付这个问题的办法是,把它扔回去,告诉对方,他的问题是出于对批评活动的误解,批评家不是法官,他手里没有法典,他更不是一个质检人员,所以他没有可以清晰列明的“标准”。

这样的回答通常能够让我在现场逃脱困境,但是,我知道,我实际上是施用诡计绕过了问题的实质。记者和读者当然不是迫使我列出一二三四条精确的、通行的标准,他们要问的、他们认为他们必须知道的是,作为一个批评家,你对文学的根本看法是什么,你的信念何在?

正是这个问题困住了我,这就像是逼迫一对老夫妻回答他们当初为何相爱,如今是否仍然爱着。

文学对批评家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它是我们的家常日用和柴米油盐,是我们的话语权力的来源,是宏大精密的知识谱系,是必须不断生产的思想、理论和概念、术语,是我们的分工我们的学问,但是现在,一个读者穿过这一切来到我们面前,他问:是什么使你选择了这一切,告诉我一个根本理由,这个理由证明这一切都有意义。

现在,在这个场合,我愿意试着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这一代人,生于60年代,在我们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经历了文学观念急剧、频繁的变化,对于文学是什么以及文学在人类生活中的价值,我们曾经信服和发明了许多种说法,我们有些人甚至对“文学性”产生了怀疑。但是,现在面对这个问题,我宁愿回到我们生命的早期,回到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在那个荒凉、封闭的时代,通过各种令人激动的隐秘途径,我们胆战心惊地发现了文学。

最初的光就这样有了,尽管在那个时代人的自我认识、人对世界的想象都受到严厉的规约,尽管有强大的真理的声音告诉你,人必须是这样、生活必须是这样,你无可选择无可争辩,但是,文学的微光使我们看到,人可能是另外的样子,我们自身远比我们意识到的更为丰富和复杂,我们看到了经验的真实质地,看到了事物的摸棱两可,看到人如何击破覆盖他的幻觉、成规、归类和论述,去发现和践行他自己的真理。

时代在不断地变化,但是我相信,文学的根本境遇没有变,我们的文明和文化中永远存在强大的冲动,就是对人的存在,他的生活、形象和可能性作出规约,但同时,为了不使自己在这种规约中窒息、干涸,我们也有另一种不灭的冲动,就是,求证并保存人类经验的丰富性,探索人的行动和表达的无穷可能。

我确信,这是文学永远不会被放弃的理由,也是我们热爱文学的根本理由。在这个意义上,关于文学失去它的显赫地位的哀叹可以停止,文学就是要承受傲慢与偏见,承受对它的价值的怀疑。承受着这种压力,文学守护着语言的活力,守护着人的生动形象,守护着人的自由。

从这样的信念出发,我认为,批评活动是怀疑、是分析,是判断和学理,但怀疑、分析、论断和学理不是为了规约和驯服文学,不是为了榨干它的汁液,恰恰相反,它是为了警觉地坚持文学的根本精神。

同样是从这样的信念出发,我也认为批评并非寻求公正,批评是冒险,是一个人的想象力的证明,它将文本中潜藏的可能性充分打开,澄清为明晰的意识和言说。在任何时代、任何文化中,文学都随时可能被贬损为对事物的已知方面的复述和模写,而批评家打开门,凿破墙壁,帮助文学走向广大的旷野,走向人的浩瀚生活和星空般的心灵,走向未知的、我们看不到或不愿看到的地方。

这就是我对文学和批评的根本看法,现在,我把这个奖看作是对这个信念的肯定。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