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敬泽博客

 
 
 

日志

 
 

撒马尔罕的金桃  

2006-02-10 11:06:00|  分类: 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书原名《撒马尔罕的金桃--唐朝的舶来品研究》,中译本改为《唐代的外来文明》。查阅博尔赫斯书店的邮购目录,用的仍是原名。似乎卖书者更得神韵:来自遥远的、神秘的撒马尔罕的金桃--久已消逝的气味中浮动着异国情调的想象力。



这是物质史,也是精神史,“舶来品的真实活力存在于生动活泼的想象的领域之内,正是由于赋予了外来物品以丰富的想象,我们才真正得到了享用舶来品的无穷乐趣。”

   

异域或远方,那里天高地阔,那里的男人野蛮女人妖冶,那里黄金铺地,宝石满山,无边无际的奇花异草之间,珍禽异兽在飞翔和游荡。

--异域或远方通过舶来品介入唐朝人的日常生活,经验的墙壁上裂开一道道缝隙,活跃奔放的唐朝人向外张看。



他们看到的是他们所能看到的。从大唐帝国居高临下的中心地位看去,远方之远遥不可及,异域之异不可理喻,正是在遥不可及和不可理喻之处,一种超出日常生活尺度的想象力,一种放纵、夸张、好奇、豪迈的气质得以生长。

成为当下学术切口中的“他者”是件不体面的事,但对唐朝时的“我们”来说,与“他者”之间的距离提供了壮阔的精神疆域。



7世纪时,唐玄宗尊严地申斥了拒不跪拜的波斯使臣,一千年后,同样高傲的乾隆皇帝又硬按下了英吉利使臣倔强的脖子,这位朝贡贸易体系的伟大捍卫者用这个给西方人留下不可磨灭印象的行动模仿了他的唐代先辈。其时,残阳如血。

再往后,想象的权力转移,中国和东方成为被想象的“异域”。



在中晚唐诗人们的眼里,盛唐舶来品的光辉照耀着那繁华、喧闹、烈火烹油的世界,但正是由于这光辉的照耀,那世界的另一面笼罩着糜烂、衰朽的阴影。

舶来品像钟摆一样在价值的明暗之间摆动,一边是感性,放纵、奢华,冲破生活限度;一边也是感性,是农业社会对一切超出生活限度之物的“原罪”恐惧。

  

舶来品的价格一向昂贵,你不但要为物品的使用价值付费,而且要为它所附带的想象空间付费。在唐代,这个空间像物品穿越的地理空间一样空旷,“我们”是这里的主人,想象是“我们”的想象。但今天,面对一件洋货,我们是精心预制的想象空间的客人,由一双鞋、一瓶汽水,你可能不由自主地化入了美国人的某个梦境,为此你得付出比国货更高的价钱,其中显然包括了这个梦境的制作成本。

--这是两种不同的移情,人对物品的移情和物品对人的移情。



《撒马尔罕的金桃》,美国汉学家谢弗所著,1963年问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出版中译本,时隔33年。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