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敬泽博客

 
 
 

日志

 
 

蟋蟀的歌声、信念及教育:《时代广场的蟋蟀…  

2006-02-06 11:03:00|  分类: 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那是一只天才的蟋蟀,它能像音乐家一样歌唱,我是说,它能唱莫扎特的《小夜曲》、《阿依达》、《星条旗永不落》、《重归苏莲托》,以及随便什么它听过的乐曲。

它从康涅狄格的乡村被压在一块三明治下带上了火车,当我们看见它时,这个惊慌的小可怜儿正在纽约时代广场地铁站里,它将在这儿遇见一个善良的男孩、一只善良的老鼠和一只善良的猫,在我想来,它还将见识无数当头踩过来的大脚……

当然,在《时代广场的蟋蟀》里是没有大脚的,这也正是童话和生活的区别:乔治·塞尔登的这部小说获得过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银奖,它是讲给孩子们的故事,它温暖、单纯。

给孩子们讲温暖、单纯的故事,此事大难。温暖、单纯还不同于“天真”,天真是未经修剪的天性,尽管我们习惯于歌颂它,但实际上,天真中总是包含着黑暗的成分,看一看一个小孩子对待猫、狗的态度你就知道,你必须警惕着,防止这孩子突然变得残酷。残酷也是“天真”,虽然我们通常不愿承认。

所以,我们坚定地认为必须教育孩子,教育他们善良、温暖、单纯,告诉他们,善良是有价值的、温暖是有价值的、单纯也是有价值的,这是一个人在世界上生活的基本意义。

——而问题也正是出在这里。我也许会在某一天忽然想给某个孩子写一本《时代广场的蟋蟀》这样的书,但是,此时我问自己:写得出来吗?回答是写不出。

写不出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的才华比不上塞尔登,而是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塞尔登那样的“信念”。塞尔登告诉我们,那个乡下的小蟋蟀在陌生的大城市里不会受人、猫、鼠的欺负,而是“人间处处有真情”,他对此是真的绝对相信的。

于是塞尔登就可以教育孩子,而我就不敢,我怕孩子从我的眼睛里、从我的笔下看出,我对我所讲的实际上并无把握。那些小机灵鬼儿,他们什么看不出来呀。

中国的儿童文学我看得很少,不便说写得好或不好,但是以己度人,我大胆推断,应该有不少儿童文学作家是心里虚着,脸上强扮出天真或慈祥的笑容,很勉强地讲着他们的故事。

我们当然还算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但“正确”在故事中不能提供任何帮助,使故事获得力量的不是“正确”,而是朴素、直接、甚至是先验的信念,我说世界是这样,那么好,它就是这样。不管生活的实际可能性如何,但按照塞尔登的信念,生活就应该如此温暖和单纯。

有“信念”,所以中国的很多儿童文学作家令人怜悯:一个讲故事的人,在内心的最深处,不相信自己的故事,这还不可怜吗?

也许会有人反驳我,你是小人之心,何以见得我们不相信?对此我将无话可说,我只能劝他:看看自己的心吧,看看吧好吗?

而现在,在这个秋夜,我满足于谛听那只蟋蟀的歌唱,据说,当这位名为柴斯特的蟋蟀向纽约、向他的朋友们告别时,他的歌声使得那座城市出现片刻的停顿和寂静:

“大家都心甘情愿地停在那里,就好像连呼吸都停止了。在乐音持续的这几分钟里,时代广场静的就像傍晚的草原一样。只见偏西的太阳照在那些人的身上,微风吹拂着他们,仿佛他们只是长得高高的野草!”

很美是吗?我忽然想到,当塞尔登们让蟋蟀、让猫和老鼠以及世间万物言谈和歌唱时,他们不仅是在讴歌善良、温暖和单纯,更重要的是,他们想让我们知道那只亨利猫的警句:“既然柴斯特的一生是他自己的,他就应该去做他想做的事”,我们这些成年人马上会跳起来:孩子怎么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是的,他们当然不能;但我相信他们也许比我们更准确地理解这句话的本意,那就是,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都必须做出选择和承担责任,必须探索和践行自己的真理,但也正因如此,我们才必须尊重他人——在童话中就是他虫他鼠他猫,我们得承认别人和我们很不一样,并且相信,正是由于这种不一样,世界和生活才是美妙的。

——这是更具根本性的教育,我认为这也是现代以来童话想象的内在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