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敬泽博客

 
 
 

日志

 
 

变与不变,这是个问题之二  

2006-03-20 12:14:00|  分类: 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友】:

目前好作品非常之多,可要发表却要托关系走后门,对于这种矛盾,中国编辑界是否想到放低自己的架子?

 

【李敬泽】:

几乎每一个尚未成功的写作者都认为你们这些编辑不好好工作,要在你这儿发东西还要拉关系走后门,你们埋没了多少人才!

凭心而论,我不认为现在好作品真的非常多,但我知道在我们现在的文化环境里,在文化产业的运作过程中,一个人真要长久被埋没是很难的,现在杂志那么多,报纸那么多,还有那么多网站、出版社、书商,大家都在激烈竞争,以我的经验,好的作品你在这儿发不出去迟早在别的地方可以发出去。

很多人会说你们只注意名家,其实,我们有巨大的热情希望真正好的新作者不断出现,这绝对符合我们的利益和我们的职业自尊。所以我总是劝有些朋友,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怨天尤人,把自己搞成一个屈原,整天觉得空有一身才华得不到赏识,会把心态搞得很扭曲。真有才华肯定会出来的。

 

【网友】:

    我觉得您对中外女性作家评定尤为精妙,文笔细腻华丽、韵味悠长,请您为女性作家划分一下类别。

 

【李敬泽】:

女性作家有两类,一类她的作品我们会一眼就看出是女人写的,另一类我们看完后不太在乎作者是男性还是女性——这算不算一种分类?

 

【网友】:

    你的《读无尽岁月》中说:“读——是一种可以维持生计的买卖。……它与幸福无关,与责任、利益、自尊、安全感等等其他的事物有关。”那么是否说您在“读”中,只是以其为工具,而并未得到快乐与满足?

 

【李敬泽】:

     我把“读”或者“阅读”分成两类,一类是有用的阅读,或者功利性的阅读,另一种是无用的阅读,就是纯粹的读。无用的读是一种享受,有用的读那就是工作了。对别人来说无用的读,比如你们看小说,对我来说却是工作。经常有人说你们当编辑天天看小说多好,他就不知道,天天看小说也是一个活受罪的事。 

 

【网友】:

网络给很多人自我展示的空间,很多人在平面媒体上没有发表文章的可能,却可以在网络上和大家分享自己作品,不知道您如何看待网络文学?

 

【李敬泽】:

    我一直怀疑“网络文学”是否成立,你写了一篇东西,究竟是把它写在你的本子上,还是发表在杂志上,还是发表在网上,这应该没有本质的不同,只是媒介不同,接受者也有所不同。当然在网上发东西,一个作者可能更快乐,起码他不会像杂志一样,一二三审,改来改去。对很多写作者来说,在他的写作初期和杂志打交道都是痛苦的和充满挫折感的过程。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网络给了大家一种自由,至于这个自由是不是一定结出果实,这基本上是两码事。真正能够在自由中结出果实的、真正写得好的,我相信是少数,肯定是极少数。尽管网络应许了“民主”,但有些事情是没有民主可言的,也就是说,民主这个价值在某些区域是不适用的,比如唱美声就没有民主,你不能说我也能唱,于是帕瓦罗蒂是狗屎。你不能用民主的名义否认人群中特立独行的才能。

    网上的朋友们谈到文学的时候,总是说,我们是网络文学,我们有多少多少人,他的潜台词就是:所以我这个一定好、一定先进,但文学也好艺术也好,从来不是靠人多势众搞好的。

网络肯定对我们的文学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这个影响是什么,现在可能还言之过早,但我想也许它会有助于汉语语言想象力和表现力的拓展。

 

【主持】:

我们QQ有一些小网友比较关注这样的一个问题:近几年涌现出一些青少年作家,他们很快地出书,很快地走红,但有的也很快消失了。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李敬泽】:

中国的文化现状是急剧转型,频繁断裂——至少表面看是这样,两、三年就是一代,比你小三岁可能就觉得和你没共同语言了。所以每一个新的年龄层都倾向于寻求自己的代言人,于是就有了这么多少年写作。他们很快消失我觉得很正常,他们太年轻,一个人不应该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把一生押到写作上去。

 

【主持】:

今天访谈结束后,我相信您登陆QQ号时,会发现有一千多个网友要把您加到好友名单里,您对这现象有什么感想?

 

【李敬泽】:

特别惭愧我到现在不会用QQ,所以这是我想象能力之外的事,我完全不能想象你刚才说的那种情景,但是,我很好奇,一会儿不妨试一下。

 

【主持】:

有网友问:您经常上网吗?

 

【李敬泽】:

    经常上,也四处乱转,但是很少跟人家聊天,一是确实没那么多时间,再说我也觉得我们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在不停地说,而一个人应该学会不说、沉默。

 

【网友】:

像中国科研领域、中国矿业石油业等等这些领域简直是文学的空白地,您是怎么认识这个问题的?

 

【李敬泽】:

我不认为文学要分门别类把各个社会领域都反映到,但我同意你的基本判断,现在文学的经验面很狭窄,我们从中确实不太容易感受到生活的宽阔和复杂。我们的小说你看来看去十本里有好几本是写自己、写作家自身以及和作家相似的那些人——城市小资,巨大的生活面没有进入作家的视野,这确实是个问题。

 

【网友】:

读小说读多了是否有阅读麻痹症?如果得了阅读麻痹症,您是如何调整自己的呢?很多小说大同小异,您说这应该怪谁?

 

【李敬泽】:

   肯定会有阅读麻痹,所以我不会把一本让我麻痹的小说从头看到尾。至于“大同小异”,客观地说,不管什么时代,好作品总是少数,大部分都是陈词滥调,任何时代都是这样。

 

【网友】:

中国传统文学现在好像是死了,是否想过采取一些措施来挽救它?

 

【李敬泽】:

    我不知道“中国传统文学”指的是什么,不过我们一开始就谈过,我们现在正受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亢奋的支配,动不动就宣布什么完了、什么开始了,我们认为一切都在变,而且会没完没了的变下去,因此我们失去了对人类生活中不变的价值的信念,在我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危机,它正在毁坏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