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敬泽博客

 
 
 

日志

 
 

人民文学第10期卷首语  

2011-10-12 11:17: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刚的长篇《关关雎鸠》,说的却是眼下现在的事。为什么以“关雎”题名?或许是,对王刚来说,此时的辗转反侧,“寤寐思服”,固然是由于当下之痒、之苦,但也是因为,在心里存在一个往昔或远处:“在河之洲”,思想在往昔或远处闪着微光,发出间断的鸣响,使得人不得安睡。

我们总是期待着表现当下经验的作品。当然,作家们写他们想写的,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写我爸我妈、我爷爷太爷爷,这很好,可以写得非常好。但我爸我妈其实是相对好写的,我爷爷太爷爷就更好写,难写的是“我”——这个现在,这个变动不居的现在,这个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无常形的流水一般的现在。

现在是属于我们的,当然过去也属于我们,但我们对于现在承担着特殊的责任,过去有很多人说过,而现在,还没人说,必须由我们自己说,并且手边还没有多少现成的话可以借鉴可以反驳可以思索,我们必须在静夜里扪心自问,艰难地为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心找到形式和语言。

所以,写现在是很难的。编辑部里曾经玩笑,如果写过去写到90分、100分是好,那么写现在能写到70分、80分已经是好,应该多发稿费。

王刚写到了多少分,要由读者判定。不过有一点是颇为值得留意的,就是写现在最容易陷溺不能自拔,但王刚有办法把自己拔出来,他设法在现在之中建立起一种反思的、沉思的戏剧结构。

这种结构好不好呢?大概是见仁见智,有人很喜欢有人很不喜欢。席勒曾经提出素朴的诗与感伤的诗的概念,用来看这部小说或许有用。如今的写现在,通常的路数是素朴,是尽力穷形尽相,但素朴到把一切都看得自然而然,也未必就是真实。像王刚这样坚决不自然,他也许反倒看出了生活中的不自然。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